第十八屆葉圣陶杯初賽佳作——靈魂的挪動



自主選拔在線團隊收集整理了第十八屆葉圣陶杯初賽佳作——靈魂的挪動,供大家參考學習。

葉圣陶杯是國內級別最高、最有權威性、最具影響力的中學生作文賽事之一。對于想要通過綜合評價招生升學的考生來說,葉圣陶杯在綜評初審階段有積極作用,往年部分高校的綜合評價簡章種子對于葉圣陶杯獎項有較高的認可度。

此外,葉圣陶杯佳作對于考生寫高考作文也有一定的參考意義。自主選拔在線團隊收集整理了第十八屆葉圣陶杯初賽佳作——靈魂的挪動,供大家參考學習。

第十八屆葉圣陶杯初賽佳作——靈魂的挪動

靈魂的挪動

黃晶琦(江蘇省錫山高級中學高二)

我喜歡看詩人寫四季。

我喜歡柳惲筆下的春天:“故人何不返,春華復應晚”“汀洲采白萍,日落江南春”。他的春天有一種南北朝詩人特有的哀傷和細膩,字字句句都像是在逐風而游。這種哀傷和細膩兩漢沒有,三國稀少,唯獨在動蕩割據的南北朝被無限放大。

我喜歡放翁寫夏天:“朱櫻羊酪喜新嘗,碧井桐陰轉午涼?!彼南奶烀鞫茸兏?,純度下降,陽光實在太晃眼,所以一切都看不真切,蟬鳴的噪聲都因遙遠而靈動。他的夏天是青梅的酸,辛夷花郁郁的香,朱櫻羊酪,新桐覆井,半世學騷終不近,空余清夢上沅湘。

我喜歡劉禹錫的秋天:“晴空一鶴排云上”,旻天浩蕩,白鶴凌空,開闊又清澈入骨,他評價柳宗元“繁星麗天,芒寒色正”,這話用來形容他自己也合適。他筆下的秋別致,令人回味無窮,像開了一季的桂子,花已經落了,溫柔的余香還留在風里,讓人念念不忘。

我喜歡納蘭的寒梅冬日,風雪和回憶折疊交織。像那首《海棠月》,字面看是淡的,淡的香,淡的月華,地上浸著寒香與疏影。夜深了,星影搖搖欲墜。在這個寂靜的空間里,失眠的作者神思恍惚,腦海里全是從前的擁抱與笑聲。

四季是歲月的挪動,從萬物以榮的陽春三月,到蕭瑟的秋窗風雨,桂棹兮蘭枻,斫冰兮積雪。文學創作是靈魂的挪動。詩人提筆寫四季,既是在挪動歲月,也是在挪動靈魂。

白居易把這種挪動敘述得很清楚。究竟是什么挪動了我們?不是他人,不是環境,能挪動我們的唯有我們自己。為什么宛轉蛾眉馬前死,會有臨邛道士聞聲而來?為什么悠悠生死別經年,依然能有天上人間會相見?臨邛道士從未真的出現過,李隆基永遠只能在耿耿星河下獨自一人輾轉反側。是他白樂天憑空召來一個臨邛道士,把凄楚的愛情悲劇唱成生生不死纏綿悱惻的回文戲。

召他來做什么?詩里說的也清清楚楚:以精誠,致魂魄。

淤積在心里無法排遣的遺憾,被正史與刀筆吏掩蓋得意難平,以及宿命虧欠他們的那個最好的交代,最終,都要靠文學創作來完成。這種挪動像一場溫柔的春雨,潤澤無聲,把所有的無奈、憤懣與不如意,都挪到一個妥帖圓足的位置。

讀到幼安的那首“人言頭上發,總向愁中白。拍手笑沙鷗,一身都是愁”,忽然覺得這也是一種挪動。那天真開懷的大笑下藏著“儒冠多誤身”的長嘆,藏著“剩山殘水無態度”的痛惜,藏著無邊無際的憂愁——就像是六月天的梅雨,望過去盡是連綿的水霧,你動都不要動,就覺得渾身都疲倦透了??伤沁@樣有力的人,有力到可以不嘆息,于是他笑,拍手大笑,眼神明亮,笑紋遍生眼角。

他筆下的金戈鐵馬隔了千百年的時光,早已被歲月模糊了邊角他的詞始終在時空中挪動,隨著時間推移與時代更迭不斷發酵,不斷衍生出新的情致與浪漫。他用這種方式,讓自己長留于世間。我從未如此確鑿地覺得,自己突然看見了一個逝去許多年的人。

——一顆活過的心。

他生在那個積弱的朝代,離我千百年之遠,那些不甘心的大聲疾呼被無常人事一點點蹉跎,早已消弭殆盡。此刻竟靠著這三兩文句跨越時空,重新落進讀者的心里。

挪動是一個很私人化的過程,挪向哪個方向,挪多遠,都只能由執筆者自己決定。無論外力怎樣軟硬兼施,自由自在的靈魂都在創作的過程中得以打碎窠臼。挪動的過程使我們確認自己是一個有自主思想的個體。套用劉亮程的話,挪動是我們今生今世的證據。當我們提筆書寫身邊的人與事,描繪天地間的無邊風月,實則也是在一點點雕琢我們自己的靈魂。于是,世間百態眾生相,每個人靈魂都別具一格。

紙墨堆中經年浸潤才養得出骨子里的詩書氣質——挪動也是一個長情的過程?!叭缜腥绱?,如琢如磨”,大約除了天上謫仙,凡間墨客都只有一遍一遍推敲打磨,才得以將心血灌注筆尖。于是,往昔與今夕相連,夢境與現實相相連,文字與生命相連。此地長眠者,聲名水上書,文字卻不是水上的虛無縹緲,而是貫穿生命始終的溫暖與悸動。我們在一個空間里安靜下來,聆聽自己的心跳與呼吸,靈魂突破軀殼,心游萬仞,精騖八極。

生活是一座牢,文字挪不走鐵欄桿與刀劍風霜,但挪得動自由的靈魂。三尺囹圄,跳出去了,回頭再看時,才驚覺不過是一方粗陋的畫地為牢與自我拘束。砸開身上的枷鎖,才有機會終身探索自己的邊界,將生命的廣度向無限處拓展,才有機會按照自己的意愿活著,自由來去于宇宙中的任意一個地方。

庾蘭成嘆:“日暮途遠,人間何世——”

歐陽修笑:“星月皎潔,明河在天……”

他們都在挪動自己,又在一字一句地救出自己。物理世界的挪動是一個消耗能量的過程,文字世界的挪動卻是一個獲得能量的過程。我們因此而有了重振旗鼓的勇氣,提筆闖人海,再叩風月關。

指導老師:黃翠華

【點評】

這篇文章所提出的“挪動”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命題。詩人通過文字將自己的靈魂、自己對世界的感觸轉換成另一種形式,流傳到另一個時空,從而超越生命的有限性,這是文學藝術最根本的價值所在。盡管“挪動”這個提法也許未必準確,但作者對于前人作品的理解和運用卻是十分自然、準確的,也在努力使之與自己的核心命題相結合,這一點,對于一個中學生來說,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聲明:本文信息來源于“葉圣陶杯”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官方網站,由自主選拔在線團隊(微信公眾號:zizzsw)整理編輯,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管理員刪除。

    自主選拔在線掃一掃 關注官方微信
    ○ 致力于強基/綜評/新高考資訊服務
    ○ 復制   zizzsw   微信公眾號搜索關注
    0
    來源  :   | 原文鏈接 | 報錯?

    最新在线观看免费的a站_最新国产在线拍揄自揄视频_国产专区亚洲欧美另类在线